他脸上带着谦恭亲切的笑容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06-04 10:10

   伽斯特历一六五三年二月一日是伽斯特的万花节,万花节是伽斯特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在这一天大家都要祭祀大地母神,请求她的庇佑,在新的一年里,给伽斯特带来丰收,并举行各种各样的喜庆活动。红天城在这天全城放假一天以示庆祝,伽斯特皇宫也会在这一天举行一年一度的新年舞会。我已提前询问了老头,原来他也要去参加新年舞会,我对他说我也想去见识一下,老头很开心答应了。舞会举行的时间是晚上十二辰(几辰相当于地球时间的几点),我穿上丹尼,和老头坐上了马车。这时我才知道四个姐姐也会一起去,她们则是坐上了后面第二辆马车,我意外发现她们身上礼服竟然是兰芳。在路上,老头再次罗嗦说教,让我在舞会上多多巴结大皇子,少理会二皇子,以免给太子殿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耽误以后的仕途。老头讲得兴起,唏嘘道:“我们清风家有今天的荣华富贵来之不易啊,你爷爷和我也是经营多年才有今日的规模,以后清风家的崛起就全靠你了,你老爹我老了,现在只要别出什么差错,就不要和道格家起什么冲突,将来太子殿下登基就是你的事情了,老爹我就等着享福了,儿子你可要多用心机,多学官场本事,知道吗?”我点头应是,只是心头反思:难道将来真如老头所说加入官场?天天巴结逢迎,尔虞我诈,像老头般活得提心吊胆?可如果不这样,等到失去了老头背后的势力,魔法武道一事无成的我,该凭靠什么生活下去,单单是做生意吗?老头和以前的爱索在红天城已结怨甚多,一旦失势,到时雪中送炭之人可能没有,落井下石之人肯定多如牛毛。即使我不在乎,可翠儿呢?我也要拉着她一起过被人鄙视和贫穷的生活吗?还有身旁的这个老人,即使他作恶多端,荒淫好色,但我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他,我才能有了目前稳定平静的生活,才有了和翠儿谈情说爱的基础。也正是因为他,我才有能力对鲁伯报恩和对平民区的人有一点帮助。而且他对我的关心虽只是从物质方面,但的确也是真心对我好的人,现在他又把家族未来的希望全部放在我的身上,我真要不顾而去吗?即使是离开红天城,但天下又有哪里是真正的净土呢?难道真要让老头在垂暮之年跟着我去四处流浪吗?这一刻,我才明白世事并非我当初想得如此简单,当初我对翠儿的承诺过于理想,即使在这个时空,世事的险恶坎坷也不是如此简单。想到这里,我心头烦闷,一时竟想不起具体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只好暂时放在心里。皇宫和宰相府都在北区,相距不是很远。伽斯特皇宫刚好坐落于红天城南北方向的垂线上,南北走向的主干道——红天大道在皇宫前面的红天广场前一分为二,绕过皇宫后,才在皇宫后面聚集为一,直通北门。红天广场异常宽广,整齐地摆放着许多奇花异草的盆栽,魔法喷泉喷出着细碎的水花,在广场正中立着暮焯斓裣瘢琴に固乜蟮酆焯臁べに固亍?红天大帝那高达十多拉的巨大金质雕像骑在古铜色的高头大马上,身躯向前,臀部略离马鞍,左手拉动缰绳,操纵马向,右手持着一柄巨剑向前方上空挥出,仿似正带领千军万马向前冲锋红天大帝双眼是用黑色宝石做成的,远眺前方,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马前两蹄高高扬起,马身肌肉条条偾起,充满了力与美。皇宫的建筑风格是伽斯特传统的宫殿式建筑,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皇宫大门两边是穿着禁卫军标准钢甲的士兵在站岗,显然没有莫荧山上的圣殿骑士威风,禁卫军显然认识老头,不用出示请柬,就让我们一家人进了皇宫。皇宫草地上的鲜花,在暮色中争奇斗艳,浓郁的花香伴随着清凉的夜风吹来,让人精神一爽。在侍女的带领下,穿过铺着红色地毯、弯弯曲曲的宽敞走廊,我来到了舞会的举行地——天达宫。天达宫是一座独立的宫殿,宫殿周围种满很多高挺树木和美丽花草。一进宫门,就看到十二支立柱支撑起大厅接近三十拉高的空间,显得气势恢弘;大厅呈圆柱形,环绕着的天窗上的窗帘向两边拉起,可以看到天上的夜星;华灯初上,橙黄的光彩从顶上内含魔法灯胆的水晶大灯射下,把大厅衬托得富丽堂皇。大厅两侧柱前分别摆着一排软垫矮几,几面放满美酒佳肴,此时几边已经坐了众多男女,个个衣冠楚楚。我意外发现已有颇多青年男女分别穿着丹尼、兰芳,显得格外精神和动人,看来伽斯特上层贵族中的年轻一代已经开始接受这种美丽大方的礼服了。经常穿兰芳的缨绯公主显然起了最好的广告和宣传作用,我觉得她仿似兰翠作坊品牌服装的最佳明星代言人。中年人则无一例外都穿着传统礼服。大厅里异常热闹,厅中心是一群性感美女正在翩翩起舞,厅角坐着一堆乐师。当老头经过大厅时,两边席位上的官员和他们的家属们分别起立问好,老头则是随意点头寒暄,派头十足。问好众人中只有一人我认识,那就是文宇·拉斯,他身旁的那个白面长须的斯文中年人应该就是他父亲——帝国首席监察使杰科·拉斯伯爵了。当到达大厅前排时,我看到了很多熟人。亚瑟、亚诺正和一中年人坐在右首第二席位。中年人面目清瞿,头发黑灰,打理得甚是整齐;举手投足,随意自然,让人见之就产生亲切的味道,显然就是道格世家家主贾南·道格大公了。看到他的大家风范,我心中颇不是滋味,因为老头和他一比,忠奸立判,好在他两个儿子倒是和我差不多。贾南起身问好时,老头郑重回礼,然后两人亲切交谈,一点也看不出他们曾有过节。我则是和道格兄弟拍肩搭背,相互问好,对比身边大人的虚伪也是不遑多让;然后我又向贾南叔叔问好,而道格兄弟则是向清风伯伯请安。在道格家后面第三席位则是淡云家,特利·淡云身边应该就是他的父亲了。淡云世家的家主埔惠·淡云是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脸上亲切的笑容一成不变,仔细一看,才知其实他脸上肌肉本就是如此,看来是长期脸部运动的结果。他身旁还坐着两个娇柔的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清纯可爱。老头又是上前问好,在交谈中,我了解到两个女孩分别叫雪柔、雪倩;她们看我的目光暗藏不屑,看来又是被爱索声名所累。和埔惠交谈之后,老头走向左边的武将席,分别一一问好。坐在左首第一席就是叶罗家了,逸文和逸武坐在一个白发老者身边,正是龙狱·叶罗。龙狱头发苍白,额头皱纹丛生,可毕竟武将出身,两眼神光炯炯,脊梁挺得笔直,不怒而威。叶罗兄弟看我的眼光似乎柔和了点,不过还是没有理睬我,席位上不见紫纤的身影。左首第二席是凯特家,古拉·凯特身材瘦削,左脸上有一道长疤,从两眼森然的神光来看,已知他实力雄厚。他身旁则坐着格西莫、葛尔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格西莫·凯特憨厚的笑容,让我心中温暖,我能通过魔法补考可全靠他大公无私的判决,我真诚的向他道谢;格西莫对我很是亲切,问我将来毕业是否要到他军中工作等等。听他对我如此看重,让我对他更是感激,不过还是好言拒绝了他的好意,前世打得仗还不够多吗?我再和葛尔互相恭维了几句,才知那个女孩在凯特家排行第二,是葛尔二姐伊纱。伊纱和我几个姐姐很是熟悉,几个气质类似的女孩如同母鸡般咯咯谈笑不停。问候过后,老头带着我和姐姐们回到右首第一席,此席空无一人,几面上有一小块金牌,上刻巴曼·清风四字一点,正是清风家席位。我们这才开始享受酒馔和动人艳舞。这时,厅外的魔法大钟自动鸣响,时间已经到了正十二辰。从天达宫殿后走出一行五人,正中是一个身穿金色皇袍的白发老者,皇袍上在星空的背景之上绣有紫日和梦月,正是象征伽斯特皇帝身分的日月星袍,老者自然是伽斯特帝国当代皇帝德斯究。德斯究老态龙钟,脸上皱纹密布,两眼混浊。我不禁暗叹:曾写下“春花秋叶”如此深情诗句的当事人,在十一旰缶故侨缢鼓q?德斯究身旁两位美丽的少女扶着他,一个正是缨绯。今日缨绯格外艳丽,显然经过细心化妆。她头上用了一黄金头圈,头圈前雕了一朵含苞欲放的爱神之花;眼廓被描画得格外清晰,特别凸显了她令人心动的月牙双眼;嘴唇丰润,极有神采;纤细腰儿被一根银色的腰带环绕,让她本来就玲珑的身材更加凹凸诱人。我却心中不喜,我欣赏的是缨绯的纯真本性,如此打扮掩盖了她最让我心动的优点。缨绯的眼神自我身上一闪而过,但我还是留意到暗藏的调皮和喜悦。另一位少女长发披肩,体态婷婷,容颜胜雪,双眼明亮美丽,只是黛眉微蹙,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却更增添了她的娇弱。在两女之后则是两个青年,一个正是穹魄,此时他正轻佻地四处张望美女。另一个青年身材威武,仪表堂堂,看来正是老头口中所说的太子苍澜。与二皇子略显阴沈的面貌相比,当然更易获得别人好感,更难得的是,他脸上带着谦恭亲切的笑容,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毫无高傲之态。当缨绯出现后,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大厅里青年均整理礼服, 老奇人二肖二码资料挺胸缩肚,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仿似要被首长检阅般,连文宇也偷偷整了整衣衫。我心中一阵好笑,看来想追求缨绯的人可真不少,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缨绯的身分和美貌都是如此独一无二,不过文宇也这样,让我不禁对他的为人打了个问号,颇为紫纤不值。德斯究坐到了大厅正前方的奢华宝座上,他身旁四人则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底下众人则是一起跪倒叩头高呼:“吾皇圣康!”德斯究哈哈大笑道:“众爱卿平身,无须多礼,今晚不分君臣,尽情狂欢。”“是,陛下。”众人这才纷纷爬起。美女们继续跳舞,各种美酒佳肴如流水般端了上来。跳舞过后,则是魔法表演。那个宫廷魔法师实力的确不错,对火系魔法的掌握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空气中一粒粒火元素如萤火虫般从四面八方以匀速向他手上聚集,让他的手变得如同一个散发着光热的小太阳般,之后太阳的外围渐趋缩小,当最后全部浓缩到他手中后,才“砰”的一声,爆为纷乱的烟花,煞是壮观。其实他只是截取了魔法施展过程中的部分片段,但是他能把这些片段过程重新融为一体,并且有极其好看的视觉效果,这就不是一般魔法师所能做到。后面则是其他一些节目,比如杂耍、歌剧、吟诗、舞蹈等,个个都异常精采,果然不愧是国家级盛会。当表演的节目完成之后,就是新年舞会了,这才是重头戏。各位国家重臣可以随意邀约在场的美丽小姐来跳舞,这也是为什么舞会没有夫人们参加的原因,而少爷小姐们则可以尽兴从中寻觅自己要捕获的目标。第一场舞当然是由皇帝德斯究先跳,看到那娇弱女子和德斯究走入舞池,我轻声询问老头该女子为何人,老头眼带不屑耳语道:“她就是道格家那个无耻小婊子飞铃了,蒙蔽圣听,迷惑陛下,真是个骚狐狸。”原来她就是亚瑟那个入宫当了皇妃的小妹,老头语气如此不爽,当然是因为皇帝宠爱飞铃,对贾南·道格有所偏袒,只是老头此时却忘记当初清风家也是用这一招发家的,只是如今被贾南活学活用而已,当然前提条件却是要有一个美丽的女儿。亚瑟、亚诺与我同龄,那他们妹妹年龄则更小,也许正是和缨绯差不多吧,想到这里我嗟叹不已。飞铃盈盈起舞,如轻逸的云儿在德斯究的身旁飘来飘去,而德斯究的动作则略显迟缓,却被飞铃高超舞姿的配合掩饰了。即使是在欢快的舞曲中,飞铃眉间淡淡的轻愁依然不见消散。突然间,我发现她和缨绯母亲卡赛翎的气质很是相像,都是那一股化不开的愁,本应享受豆蔻年华,如今却已为人妇,日日面对一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当然会愁上心头。但也许正是因为气质的类似才让她如此被德斯究宠爱吧!想到这里,无心再去欣赏那动人的舞姿,我把眼光扫过全场,想观察一下其他人。身边的老头虽然轻视飞铃,但还是色迷迷直盯着舞池中心。飞铃的父亲贾南则似乎有点慨叹,两眼有点复杂地看着年幼的女儿。令我惊异的是那个仪表堂堂的太子苍澜,此时也色迷迷盯着父皇的妃子。而当我的眼光盯到穹魄身上时,外表色迷迷的他似有所感,那鹰目立即仿似不经意向我这边看来,刚好和我对视,看到是我,他愣了一愣,然后笑着冲我点了点头。我笑容有点尴尬地回礼,然后立即目光他移,毕竟偷偷观察他人时,刚好被别人知道,的确会不好意思。看到凯特家一席时,格西莫的眼神让我有点难以捉摸,似乎在怜惜,好像又带着某种追忆,变幻不定,仿似大海般深邃,完全没有其他人的那种淫亵,难道他们认识?最后,我把眼光投向殿下的文宇那席,果然看到他那含蓄偷窥的目光。等到乐音刚止,大厅里立即掌声如雷,媚词如潮,德斯究满面得色;即使在这气氛最热烈的时候,飞铃依然如在无人荒野般带着淡愁,毫无一丝开心,不过周围之人显然见惯飞铃这种神情,毫不以之为忤。我特意留心格西莫,果然他刚毅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双眼正定定凝视飞铃,飞铃却只是侧头看着身旁德斯究,内幕资料没有旁顾。等德斯究重新回到宝座坐定,大厅里立即热闹起来,男人们纷纷向早已经选择好的目标奔去。在场少爷们的最佳目标当然是美丽高贵的缨绯公主了,如果能成功俘虏公主的芳心,那荣华富贵的日子将指日可待。而小姐们最好的目标当然是两位皇子,尤其是太子殿下,一旦能得到皇子们的倾心,将来就有可能贵为国母了,否则至少也能捞个亲王夫人当当。看到自家姐姐们和其他的女孩纷纷围着两位皇子,有的还略显淑女,只是用那双含情脉脉的杏眼拼命朝皇子们放电;而有的则干脆主动上前邀舞。太子彬彬有礼的应答和谦让,他主动揽起我家大姐贝丝的手,在悠扬的伴奏乐声中,和她跳第一支舞,毕竟这是她将来的妻子。而二皇子则在那里口沫横飞,把一众女子说得掩嘴而笑,笑得花枝招展,却不急着拉人跳舞,大有一网打尽之意,轻浮之态,一览无遗。我看到宝座上的德斯究边揽着飞铃的纤腰,边微微摇头,显是对这个儿子不是很满意。当然俊逸的文宇也是热门人物,一些姿容不是很出色的女孩把他围成一圈,至于亚瑟等狐朋狗友们也主动找上了一些中低等贵族家庭的美丽女子,谈笑甚欢。虽然有几个颇是美丽的女孩在向我抛着媚眼,却没有主动送上门来,显然在她们眼里,爱索是那种可以轻易就能被勾搭的人物,所以倒乐得保持矜持。这时,缨绯扒开围着她的一众男子,气喘吁吁跑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揽上她的腰,口中急道:“三哥,快和我跳舞,不然又要被人缠了。”我心中苦笑,伽斯特的交际舞该如何跳呢?不过都已经被缨绯赶鸭子上架,只好跟着缨绯的步子乱跳起来。四周突然变得很宁静,显然对缨绯公主主动找我这个丑鬼跳舞感到震惊,我则无暇去观察他们的反应,因为我的脚已经踩了缨绯好几次。低着头,小心看着脚,再踩了缨绯几脚之后,我终于找到了感觉,逐渐跳得熟练。这时,我才有机会四处打量别人的反应。首先,我看到老头坐在席位上正笑呵呵看着我,看到我的眼光,则挑起了大拇指,显然是赞我手段高超,能让公主钟情。其他少爷们的目光则已经变成敌视,大皇子不屑鄙夷地看着我,而二皇子的目光则是森然若剑,让我心中一惊,但再仔细去看,却见他又开始和身边女子谈笑自如,难道是我看错了?“缨绯,那么多英俊的人你不挑,却来找我这个丑鬼,你是不是有问题?”我轻笑道。“他们哪里知道三哥的好处?三哥又温柔,又专一;你说你丑,但丑也有丑的好处,你看那个文宇·拉斯被那么多女孩子围着,要是他做我丈夫,我才不放心呢!要是三哥做我丈夫,我不知道多放心。”缨绯低声道。“你不是说有了拿瑞拉皇储吗?怎么又说这种话?”听到缨绯的话,我担心问道,怎么她老是不死心呢?“还说那个拿瑞拉?他被别的女孩子一拉,就跑去跳舞了,一点也没把我放在心上。”缨绯嗔道。“拿瑞拉在哪里?”我这才想起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帮缨绯相亲。缨绯努了努小嘴,我转头去看,才发现身后一男一女正转着圈,向这边过来。女子正是我二姐莫娜,她正得意紧搂身旁男子,好像生怕他飞了似的;而那个男子却一脸惶恐偷瞥缨绯,缨绯则不屑撇过头去,看来正是可怜的拿瑞拉。拿瑞拉是草原帝国蒙特加纳的皇储,蒙特加纳帝国又被称为马背上的帝国,据《蒙特加纳游记》的作者旅行家布朵介绍:蒙特加纳帝国成立时间仅仅四百多年,是一个新兴国家,它前身是蒙特加纳平原上世代畜牧的各个游牧部落。这个可怜的皇储长得果然如缨绯的描述——又高又帅,他身形伟岸,皮肤闪现着健康的麦色,深蓝色的及肩长发被一根同色丝带束着,深蓝色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稚气也带着一份如天空般的纯真,鼻挺口方,虽然现在的行为有点失措和拘谨,却不失为一个好丈夫的人选。现在缨绯显然是在生他的气,虽然不能说缨绯现在就爱上了他,并且还吃醋,但对自己看上的目标被别的女孩抢走,毕竟还是会生气。我劝解道:“缨绯,你别这么小气了,你没看到他也是被逼无奈吗?”缨绯怒道:“他就是死人吗?不知道拒绝,让别人一拉就走,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而且父皇昨天告诉我,尽量让拿瑞拉喜欢上我,如果能被娶去蒙特加纳的话,我将来既可成为蒙特加纳的皇后,又对伽斯特的将来有很大的好处。”“那你怎么认为呢?”我问道。心里却暗骂德斯究荒唐,竟然把女儿的幸福和国家利益挂上钩,虽然说嫁去蒙特加纳做皇后的确不算委屈了缨绯,但他怎么就不考虑一下缨绯自己的想法呢?如果不喜欢拿瑞拉,就算嫁过去,也不能幸福。“哼!他把妈妈早就忘记了,天天花天酒地,还要我叫飞铃那个小贱人母后。”缨绯狠狠盯了一眼远处的飞铃。“他一早就想把缨绯赶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缨绯才不会让他如愿,他不说我还会考虑一下,他这样说了,我死都不会去理睬那个拿瑞拉,什么臭皇后,我才不稀罕呢!”说到这里,缨绯的眼睛红了。我放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拍了拍,柔声道:“缨绯,你不要生气了,你父皇也是为你好才会这样,只是他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你母亲死了,他肯定也很伤心,但是人不能老是活在过去,你也应该原谅他!”无论如何,我总觉得能写出那样深情诗句的人不会轻易把过去遗忘。“是这样吗?”缨绯疑惑道,显然她对我的话很重视。“是不是要你自己去判断,无论如何,他毕竟都是你的父皇。你可以多和他交流一下你自己的想法,不要老是把什么都憋在心里,知道吗?”我真诚道。“那你觉得那个拿瑞拉怎么样?”缨绯问道。“我觉得他很真诚,一点也没有摆皇储的架子,对你也很在乎;如果他真喜欢你,那他就是你的白马王子了。”我打趣道。“是吗?”缨绯疑惑道:“可我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你要给彼此多点时间和机会,相互了解和熟悉,这样才能真正明白自己的心,知道吗?”我鼓励道。这时,一段舞曲结束,我和缨绯也分了开来,那个拿瑞拉立即快步走了过来,我用鼓励的眼神看了缨绯一眼,就回归了本席。坐在席位上,我看到缨绯拉着拿瑞拉到了厅角,拿瑞拉如一个小学生般在缨绯面前神情紧张地解释着什么,缨绯则表情安详地不知说着什么。对缨绯很了解的我明白,缨绯看似宁静的模样,其实是做给别人看的,只要看到皇储额头上逐渐增多的汗珠,就知道缨绯那轻描淡写的红唇上,不知道正吐出什么恐怖的词句。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拿瑞拉是真喜欢缨绯。因为蒙特加纳帝国立国虽没有伽斯特久远,但它的军事实力不容轻侮,尤其是它的骑兵部队在风云大陆上与伽斯特帝国的魔法部队一样享有盛名,否则德斯究也不会打着让缨绯嫁过去的念头。所以作为帝国王储的拿瑞拉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缨绯,也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向她解释刚才的误会,更不会急得额头冒汗。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轻微的酸楚。缨绯就像自己的女儿,而之前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还处于不懂事的年龄一样,现在的她仿佛已经长大了,都快要成为别人的妻子,可惜我在地球的冰儿还没有享受到如花年华就早早逝去了,心中再次想到冰儿曾经承欢膝下的乖巧模样,一时间竟然想得痴了。“三哥。”缨绯轻轻的呼唤声让我从回忆中醒来,原来她竟然带着拿瑞拉来到了我的面前。“您好,我是拿瑞拉·蒙特加纳。”拿瑞拉带着微笑向我伸出了手,异常直爽,果然不愧为草原上的儿女,看来他的拘谨只是在面对缨绯的时候才会出现。“爱索·清风,很荣幸认识殿下。”我礼貌应答。两人客套应答了几句,舞曲再次响起,拿瑞拉说了声抱歉,就和缨绯一起进入了大厅中心的舞池。看到两人异常协调的舞姿,我在心中默默祝福缨绯能拥有真心的爱人。这时,大皇子向我走来,想到老头的吩咐,虽然以我本性,不愿真的去奉承他,但至少要礼貌点,于是我恭敬向他行礼。苍澜哼了一声,当是还礼。“你就是巴曼的儿子爱索吧?”苍澜语气带着轻佻。“正是爱索,太子殿下。”我心中不乐,我对他如此礼貌,他却如此无理对我,但语气还是异常恭敬。“听说你名声不大好啊!以后别再和我妹妹来往了,免得带坏缨绯的名声;你也别梦想着做驸马了,也不照照镜子!”苍澜讥嘲道。看着苍澜那堂堂的仪表,我心里有一种滑稽的感觉。这就是将来帝国的继承人和我的姐夫吗?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想起穹魄也阻止过我和缨绯来往,他虽语带威胁,却是以商量和开玩笑的口气,远比苍澜通融和缓多了。对比苍澜的命令和侮辱,我对穹魄的好感立即多过苍澜。不过,想到老头和清风家的将来却全要依靠他,我惟有忍气吞声解释道:“太子殿下误会了,爱索从来没主动找过缨绯公主,只是缨绯公主屡次要找爱索玩耍,爱索也没有办法。”“哼!就凭你这种货色也好玩吗?我自然会告诉我家小妹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好自为之。”说完苍澜拂袖而去。这时,老头急忙忙跑了过来道:“爱索,刚才太子怎么生气了?”“他怪我不该和公主来往!”我想此时我的脸色肯定很难看。老头犹豫了片刻,想必他正衡量哪边利益最大,最后他低声道:“你以后就少和公主来往吧,将来苍澜登基,你想要多少美女都行,不要坏了大事!”看来老头选择了苍澜那边,我本来对缨绯就没有意思,不过这样被人轻贱却心中颇不是滋味,更何况苍澜是爱索的姐夫,爱索和他算是一家人。苍澜对自家人也如此气焰高涨,而老头又巴结着他,大有用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之嫌。想到之前老头在密室里对我说过的话,我不解问道:“爸,你上次不是对我说太子殿下驯良听教、敦厚知礼吗?”老头尴尬笑道:“那是在陛下面前了。”“这……”我惟有无语。老头奸笑道:“爱索理那么多干什么?将来谁能给你荣华富贵,你就要听谁的话,知道吗?”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把老头臭骂,做人做到这样也真是悲哀!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就去找舞女跳舞去了。这时,我看到穹魄手端水晶酒杯踱了过来,鲜红的酒在晶莹的杯里轻微颤动。“爱索,我大哥就这样,你别去理他,我知道你对缨绯没意思就行,放心好了,有事我还不帮你。”穹魄亲切道。在此时,看到平时经常和爱索花天酒地的穹魄,听到他嘴里的劝慰,心中有了一股暖和之意。不过我知道其实他也担心我追上了他妹妹。“谢谢殿下关心,爱索会知道如何做的。”我谢道。“都说别这么客气了,老是叫我殿下干什么,我和你什么关系?一起玩大的,来,我们去找美女跳舞。”穹魄鹰目中此时全是热情。斜眼看到老头在身后远处正向我做手势,我顿时想起他警告我少和穹魄来往,说是如给太子殿下听说了那就不妙了。我此时才明白此中真义,因为太子实是心胸狭隘之辈,浪费了那一身好皮囊。看到老头脸上的急色,我也只好婉拒道:“殿下你去好了,爱索刚跳完舞,现在要歇息一下。”“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追女孩子可不比你差哦!”说完,穹魄哈哈大笑,转身去了。我松了口气,怕被别人邀舞,于是在席上也拿了一杯酒持在手中。这时,舞会已告一段落,在众大臣的欢送下,满脸疲态的德斯究带着飞铃离开大厅,年龄大了的人精神毕竟不同以前。我特意向格西莫看去,他的眼神一直追随着飞铃的身影,直到站在他身旁的古拉轻碰他的手臂,格西莫才依依不舍把眼神收回。我再次向飞铃那边看去,她婀娜的身影即将被厅角的转弯遮挡住,我正想转头,却意外看到她仿似不经意回头一瞥,那带着朦胧轻雾的明亮眼神像是在看什么,但只是一瞬,她的视线就立即被那厚厚的墙壁所阻隔。此时大厅里灯红酒绿,舞影婆娑,我啜了一口手中的美酒,心中却颇为寂寞。如果翠儿能在这里和我起舞该多好,回想刚才飞铃眼中的轻愁,我若有所悟。不知她是想和谁拥舞于此呢?不知是不是格西莫?想到这里,我朝格西莫望去。他也端了一杯酒,落寞站于厅侧柱影里,平时温厚的脸庞带着似曾相识的愁绪。我心头一动,看来别有怀抱之人还不止我一个。对格西莫我有特别的好感,这并不全因为他曾对我公正的裁决,也并非他没有因世俗的看法而轻视我;其实单单只是看着他那坚毅宽厚的形象,我就不由得有了亲切之感。仔细想想这种感觉倒也不是凭空而来,因为他的这种形象似乎就是天生的战士,前世时我虽讨厌战争,但对战友却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所以看到他自然就有一种好感。看到格西莫如此模样,我缓步来到他身旁。“爱索,怎么不去跳舞?”看到是我,格西莫脸上浮现笑容。“心里不开心,怎么还有心思跳舞?”我浅笑道。格西莫一愣,然后笑道:“我们的清风公子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吗?”从格西莫嘴中说出的这句话给我感觉只是单纯的谈笑,没有一丝讽刺。我继续道:“曾经年少轻狂,不知真爱滋味!如今我深陷情网,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我该如何是好?哎……多情自古伤离别!”听到我的话,格西莫全身一震,似乎也有同感地深叹了口气。我试探道:“莫非凯特将军也有同感?”格西莫无语,片刻抬头道:“爱索,能和我出去走走吗?”我欣然道:“爱索不胜荣幸!”

  北京时间8日消息,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大卫-凯利(David Kelly)认为,美联储为应对疫情冲击而将利率降至负值将毫无意义。

  5月19日,美元指数大幅走弱,人民币中间价报7.0912,上调118点,上一交易日中间价报7.1030,在岸人民币上一交易日收报7.1133。

,,精选24码期期准


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